国外古代著名军事家之汉尼拔
发布时间: 2011-05-27                                                                          访问次数: 474

 

  

概述
  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率领军队从西班牙翻越比利牛斯山和阿尔卑斯山,牺牲了大量佣兵,进入意大利北部,在特拉比亚战役(公元前218年)、特拉西美诺湖战役(公元前217年)和坎尼战役(又叫"康奈大战")(公元前216年)中巧妙运用计策 (地形、兵种及天气变化)引诱并击溃罗马人,于进入罗马国境的途中因眼疾而有一眼失明。坎尼战役之后,罗马人深感此人之军事威胁,特别是情报搜集、行军布阵及外交分化罗马联盟上,于是减少与汉尼拔的军团发生正面冲突,加强同罗马联盟之间的关系,施用焦土战略,阻断其军需物资的补给,发行国债,增加军团,从汉尼拔身上学会及改用游击战略,才逐渐夺回意大利南部的要塞。公元前204年,罗马人在大西庇阿的率领下入侵迦太基本土,迫使汉尼拔回到非洲。公元前202年,大西庇阿于扎马战役击败汉尼拔。
  战后汉尼拔成为迦太基的行政官,以帮助迦太基从战争的疮痍中恢复。公元前195年,在罗马人的施压下,汉尼拔出走东方,流亡到塞琉西王国,直到公元前189年,罗马打败安条克三世,并要求引渡汉尼拔,汉尼拔逃到小亚细亚北部的比提尼亚王国。即使如此,罗马人仍然不放心汉尼拔,一直争取把他引渡到罗马受审,终于逼至汉尼拔在公元前183年服毒自尽。
  

汉尼拔演说词
  要么胜利,要么死亡(前218)
  士兵们:
  你们在考虑自己的命运时,如果能记住前不久在看到被我们征服的人溃败时的心情,那就好了。因为那不仅是一种壮观的场面,还可以说是你们处境的某种写照。我不知道命运是否已给你们戴上了更沉重的锁链,使你们处于更紧迫的形势。你们在左面和右面都被大海封锁着,连一艘可用于逃遁的船只也没有。环绕着你们的是波河,它比罗讷河更宽,水流更急,后面包围着你们的则有阿尔卑斯山,那是你们在未经战斗消耗、精力充沛时,历经艰辛才翻越过来的。
  士兵们,你们己在这里同敌人初次交锋,你们必须获胜,否则便是死亡。命运使你们不得不投身战斗,它现在又站在你们面前。如果你们获胜,你们就能得到即使从永生的众神那儿也不敢指望得到的最大报酬。我们只要依靠勇敢去收复敌人从我们先辈手里强夺去的西西里和萨迪尼亚,我们就会得到足够的补偿。罗马人通过多次胜利的战斗所取得和积聚起来的财富,连同这些财富的主人,都将属于你们。在众神的庇护下,赶快拿起武器去赢得这笔丰厚的报酬吧。
  你们在荒凉的卢西塔尼亚和塞尔蒂韦里亚群山中追逐敌人为时已久,历经如此艰辛危难却一无所获。你们跋山涉水,转战数国,长途劳顿,现在是打响夺取丰富收获的战役,为你们的穷苦取得巨大报酬的时候了。这里命运允许你们结束辛苦的努力,这里她将赐予你们与贡献相称的报酬。你们不要因为这场战争表面上的巨大规模,而担心难于取胜。故对双方受藐视的一方往往坚持浴血抗争,而一些著名的国家和国王却常常被人并不费力地征服。
  因为,撇开罗马徒有其表的显赫名声,它还有什么可与你们相比的?默默地回顾你们20 年来以勇敢和成功而著称的战绩吧,你们从赫拉克勒斯支柱,从大洋和世界最遥远的角落来到这里,一路上征服了高卢和西班牙许多最凶悍的民族。如今你们将同一支缺乏经验的军队作战,它就在今年夏天曾被高卢人击败、征服和包围过,至今它的统帅还不熟悉他的军队,而军队也不知道它的统帅。要把我同他作一比较吗?我的父亲是最杰出的指挥官,我在他的营帐中出生、长大,我荡平了西班牙和高卢,我不仅征服了阿尔卑斯山诸国,还征服了阿尔卑斯山本身。而那个就任仅6 个月的统帅是他的军队里的逃兵。如果把迎太基人和罗马人的军旗拿掉,我敢肯定他不知道自己是哪一支军队的指挥官。
  你们中每一个人都看到了我的累累战功,同样地,我作为你们英雄气概的目击者,能列举每一个人勇敢作战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士兵们,我认为这一点很重要。我在成为你们的指挥官以前是你们大家的学生,我将率领曾千百次地受过我表彰和犒赏的士兵,阵容威武地阔步迎击那支官兵互不熟悉的军队。
  不论我把眼光转向何处,我看到的都是斗志旺盛、精神饱满的士兵,一支由各个最英勇的民族组成的久经战阵的步兵和骑兵。--你们,我们最可靠、最勇敢的盟军,你们,迦太基人,即将为你们的国家并出于最正义的忿恨而出征。我们是战争中的攻击者,高举仇恨的旗帜进入意大利,将以远远超出敌方的胆量和勇气发起进攻,因为攻击者的信心和骁勇总是大于防卫者。此外,我们所受的痛苦、损失和侮辱燃烧着我们的心:它们首先要求我--你们的领袖,其次要求曾围攻过萨贡塔姆的你们大家去惩罚敌人。如果我们畏缩怯战,它们将使我们受到最严厉的折磨。
  那个最为残暴、狂妄的民族认为,一切都应归它所有,听它摆布;应当由它决定我们该同谁交战、同谁情和;它划定界限,以我们不得逾越的山脉河流把我们封锁起来,而它却不遵守自己规定的界限。它还说,不得越过伊比利亚半岛,不得干预萨贡廷人;萨贡塔姆在伊比利亚半岛,你们不得朝任何方向跨出一步!掠走我们最古老的省份--西西里和萨迪尼亚是件小事吗?你们还要掠走西班牙,让我从那里撤走,以便你们横渡大海进入阿非利回吗?
  我说他们要横渡大海,是不是?他们已经派出本年度的两位执政官,一个派往阿非利加,一个派往西班牙。除了我们用武器保住的地方外,他们什么地方都没有给我们留下,有后路的人可能成为儒夫,他们可以通过安全的道路逃跑,回到自己的国土家园请求收容。但你们必须勇敢无畏。你们在胜利和覆灭之间绝无回旋余地,或者胜利,或者死亡。如果命运未卜,与其死于逃亡,毋宁死于沙场。如果这就是你们大家确定不变的决心,我再说一遍,你们就已经胜利了;这是永生的众神在人们夺取胜利时所赐予的最有力的鼓励。

(艾容申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