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南北战争
发布时间: 2011-05-27                                                                          访问次数: 1255

 

 
  

        南北战争,又称美国内战(American Civil War),是美国历史上一场大规模的内战,参战双方为美利坚合众国(简称联邦)和美利坚联盟国(简称邦联)。这场战争的起因为美国南部十一州以亚伯拉罕·林肯于1861年就任总统为由而陆续退出联邦,另成立以杰斐逊·戴维斯为"总统"的政府,并驱逐驻扎南方的联邦军,而林肯下令攻打"叛乱"州。此战不但改变当日美国的政经情势,导致奴隶制度在美国南方被最终废除,也对日后美国的民间社会产生巨大的影响。


  战争初始
  林肯在1860年美国总统选举获胜引发南卡罗莱那州脱离联邦。到1861年2月,再多六个州脱离。在2月7日,七个州为邦联采纳临时宪法并在蒙哥马里建立首都。战前的2月在华盛顿特区召开的1861和平会议尝试解决危机失败。其余南部各州仍然留在联邦。部分脱离联邦的州夺取在范围内的联邦要塞(但未取得萨姆特堡),总统布坎南抗议,但除尝试补给桑特堡失败外没有作出认真的军事反应。不过,马萨诸塞州、纽约州及宾夕法尼亚州的州长秘密购入武器及训练军队。
  少于一个月后,在1861年3月4日,林肯正式就任美国总统,在他的总统就职会场上,他主张宪法作为一个"更完美的结合",有别于之前的邦联条例作为一份有约束力合约;并宣称脱离联邦"在法律上无效"。他声称无意入侵南部州份,但将使用武力以维持联邦物业的所有权。他的演说以恢复联邦关系的请求结束。
  南部曾经派出代表到华盛顿并愿意为联邦物业付出代价及与美国讨论和平条约。林肯以邦联不是合法政府为由拒绝任何与邦联代表的交涉,而交涉等同承认邦联为一个有主权的政府。
  南卡罗莱那州查尔斯顿的萨姆特堡是三个在邦联范围内仍然受联邦控制的要塞之一,而且林肯坚持要守住它。在邦联总统杰佛逊·戴维斯的命令下,邦联政府的P·G·T·博雷加德部队在4月12日炮击要塞,迫使要塞投降。北方应林肯向各州的号召派遣部队重夺要塞及保护联邦。在当时叛乱显示的小规模,林肯在90天召集74,000志愿者。在数个月前,部分州长已经慎重地准备了民兵;在次日开始行动。
  四个上南方州(田纳西州、阿肯色州、北卡罗莱那州及维吉尼亚州)虽曾经多次拒绝邦联提议,但此时拒绝联邦派遣军队对抗他们的同胞,宣布脱离联邦,并加入邦联。为报答维吉尼亚州,邦联迁都到里奇蒙。那个城市是邦联的标志;一旦失守,邦联将失去法律地位。里奇蒙是一个在迂回曲折的补给线上难以防守的地点。虽然里奇蒙已经深沟高垒,城市的补给被谢尔曼占据亚特兰大削弱并在格兰特包围彼得斯堡及补给里奇蒙的铁路后完全中断。
  转折点
  内战初期,由于南方早有准备,北方政府接连失利。
  为动员广大群众,特别是黑人奴隶参加到北方军队中来,瓦解和战胜南方奴隶主的反叛,林肯在1862年先后颁布了《宅地法》(Homestead Act) 和《解放黑人奴隶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
  这两项措施不但提高了林肯的威信,使他在1864年总统大选中再次当选,更重要的是调动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斗争积极性,扭转了战局,使南方军队彻底陷入了绝境。加速了北方军队的胜利其中主要战役是 1865年葛底斯堡大捷。
  美军司令温菲尔德·史考特(Winfield Scott)订定蟒蛇计划(Anaconda Plan)以尽量减少流血之下胜出战争。他的计划是以联邦封锁(Union Blockade)主要港口来削弱邦联经济;然后夺取密西西比河以切断南部。林肯接纳计划,但否决史考特反对立即攻击里奇蒙的警告。
  1861年5月,林肯对所有南部港口实施联邦封锁,终止邦联大部分国际船运。违法的船只及货物被掳获而很多时不被保险所保障。在1861年后期,封锁阻止了大多数港口之间的交通。封锁中止了棉花贸易,打击南方经济。英国投资者建造小型快速的走私船从古巴及巴哈马运来军火及奢侈品交换高价的棉花及烟草。被掳获时,走私船及货物被出售而收入归联邦水手,英国船员则获释。封锁引发粮食及其他用品的短缺,加上邦联征收粮食引致南部恶性通货膨胀及粮食暴动。
  1862年3月,邦联海军铁甲舰维吉尼亚号(CSS Virginia)向联邦海军发动攻击打开封锁;初时势不可挡,但次日在汉普顿锚地海战与新型联邦战舰莫尼特号(USS Monitor)交战。战役不分胜负,在联邦而言是保住封锁的战术胜利。邦联在逃走时失去维吉尼亚号以免于被掳,于是邦联建造莫尼特号的复制品。由于欠缺建造高效能战舰的技术,邦联尝试向英国购入战舰。1865年1月联邦在第二次非瑟堡之役的胜利封锁最后一个南方可用的港口并中止偷运。
  东部战场 1861-1863
  由于在维吉尼亚州马纳沙斯小撮邦联军队的猛烈抵抗,在1861年7月,在尔温·麦克道威少将率领一次向邦联的行军并进行第一次马纳沙斯之役(第一次牛奔河之役),及后被邦联军将领约瑟夫·强斯顿及皮瑞·波利加德击退返回华盛顿。这次战役邦联军将领汤玛士·杰克森得到"石墙"的称号,因为他有如石墙般抵御联邦军队。被这次失败所惊醒,及以防更多奴隶州脱离联邦,同年7月25日美国国会通过Crittenden-Johnson Resolution,声称战争是为保存联邦而不是终止奴隶制度。
  乔治·麦克莱伦少将在7月26日接手联邦波多马克军团(他曾当联邦军司令,但其后让亨利·郝列克接替),战争在1862年正式展开。
  在总统林肯强烈要求开始进攻行动下,麦克莱伦在1862年春季由里奇蒙东南,约克河与詹姆斯河之间的维吉尼亚半岛入侵维吉尼亚州。虽然麦克莱伦在半岛行动(Peninsula Campaign)中到达里奇蒙大门,约瑟夫·强斯顿在七松之役(Battle of Seven Pines)阻止他的前进,继后罗伯特·李和部下詹姆斯·隆史崔特、约瑟夫·强斯顿在七天战役将他击退。北维吉尼亚行动,包括第二次牛奔河之役,均以南方胜利告终。麦克莱伦违反司令郝列克增援约翰·波普在维吉尼亚州联邦军的命令,令罗伯特·李的邦联军更易打败为数两倍的敌军。
  在第二次牛奔河之役的鼓励下,邦联首次入侵北部,9月5日李将军率领北维吉尼亚军团45,000人越过波多马克河进入马里兰州。林肯随后向麦克莱伦归还波普的部队。9月17日麦克莱伦和李在马里兰州夏普斯堡附近安提耶坦之役交战,是美国历史上最血腥的一天。李的军队到最后被制止,在被麦克莱伦歼灭之前回到维吉尼亚州。安提耶坦之役被认为是联邦的胜利,因阻止北侵并让林肯有机会宣布《解放奴隶宣言》
  谨慎的麦克莱伦未能在安提耶坦追击后,他被安伯洛斯·本赛少将接替。本赛很快就在12月13日的弗雷德里克斯堡战役落败,向玛莉高地正面进攻徒劳无功,超过12,000联邦士兵伤亡。战役后本赛被约瑟夫·胡克少将接替。胡克同样不能击败,虽然数量上联邦与邦联比较超过2比1,他在1863年5月在钱斯勒斯维尔战役遭到羞辱。在6月的第二次北侵被乔治·米德少将接替。米德在7月1日至7月3日的最血腥的盖茨堡之役打败李,并被认为是整场内战的转折点。在7月3日的皮克特冲锋亦是邦联军的最后高潮,不单是因为它代表了李将军计划向华盛顿施压的终结,而且控制密西西比河的主要据点维克斯堡在翌日陷落。李军死伤约28,000人(米德军23,000人)。但是林肯不满米德未能拦截李的撤退,在米德非决定性的秋季攻势后,林肯决定转向西部战场一决雌雄。
  西线战场1861-1864
  当东部战场,南军(邦联军)节节胜利时候。西线战场却被北军(联邦军)重创。李欧尼达斯·波克(Leonidas Polk)将军在肯塔基州发动的侵入行动,结果也激怒了该州的民众,因此,肯塔基州便成为了联盟国的敌人。南军在战争早期已被驱逐出密苏里州。并且从1862年五月份起,北军攻占了孟菲斯(1862年5月)、科林斯(1862年5月)、新奥尔良(1864年4月1日)等南方大城市。北军谢尔曼(W.Sherman)将军更发动"火烧亚特兰大","威克斯堡大屠杀"等事件,彻底摧坏了南方的战争潜力。其后发动"向海洋进军"行动。
  南军的布雷斯顿·布瑞格(Braxton Bragg)将军亦在第二次肯塔基州的侵略行动中被北军的比尔(Don Carlos Buell)将军,于血腥的培利维尔(Perryvillel)战役中被赶走。自此南军再无法踏入肯塔基州一步。
  泛密西西比战场 1861-1865
  于1861年,联盟国在亚利桑那州和新墨西哥州的战役都一直顺畅。而且该地的居民亦很快适应了联盟国的条令,更要求联盟国派出军队将当地驻守的联邦军赶走。后来,联盟军便派出Col. John Baylor将军执行任务,并攻占了新墨西哥州的一个叫Mesilla的城镇,还活捉了几名联邦将领。次年(1862年),联盟军队欲北上夺取联邦的领土,但可惜被由联邦派出的加州援军打败,因此被逼退守亚利桑那州。
  Glorieta Pass战役是一场"小规模战斗",因为在此次斗争里双方各有损伤(联邦有140人死,联盟则有190人死)。但若联盟军继续向北追上,就有可能夺取到联邦的要塞和科罗拉多州的丹佛城。所以,有一名来自德州的市民就发言说"如果没有那些来自派克峰(Pike's Peak)的混帐(联邦军)来阻挡我军,可能整个国家都是属于我们的了!"在4月份,加州组织了联邦军队,并于Picacho Pass战役中将驻亚利桑那州的联盟军彻底赶走。至于美国的东部,双方的战争已进行了近3年,而西北部的战役亦宣告终结。
  联邦国曾经在1862年战争快结束的时期,几次欲夺取得克萨斯州、密西西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领土。因此,这三个州便在河流上进行封锁行动。尤其是得克萨斯州,他几乎占领和封锁了所有东部的港口。同时,为了给联盟国有"后门"可逃,得克萨斯州和路易斯安那州的西部地区一直以来都不停地在路地上,向墨西哥的Matamoros自治市提供棉属植物等庄稼,更派人航行至欧洲各地交换供应,以收买人心。联邦国为了阻止这些行动,决定对得克萨斯州进行侵略,但是每次都失败。联盟国的胜利例如在:得克萨斯州境内的加尔维斯敦和Sabine Pass战役。这两次战争都把联邦的军队彻底地击退。特别是联邦军灾难般的失败,就是在路易斯安那州西部的红河战役(Red River Campaign),和知名的Mansfield战役。这些胜利终结了联邦军对这些地区的侵略计划,直至到联盟国垮台之后。自从联盟军在东部被困和李将军的投降,内战在未来几个月里依然没有停止。双方的最后会战是在得克萨斯州南部的Palmito Ranch战役。讽刺地说,这是联盟军的"大胜利"。
  "猛虎"格兰特
  1863年时格兰特将军已经控制了整个密西西比河流域,将南方分割成东西两个部分,战略格局也从此改变。
  南方邦联瓦解
  但北军在战略以及经济上的优势使得1865年4月李将军终于放弃了南部联盟的首府(里士满),北军胜利的态势已经非常明显, 李将军在里奇蒙沦陷后一周内投降。
  1865年5月26日,南军全数投降,战事宣告结束。
  南北教会
  由于南北双方奉行的政策不同,使得宗教界也出现了严峻的考验,北方的教会对于圣经的理解把握得更加灵活,不断设法通过对圣经的诠释对解放黑奴加以辩护。在南方的教会领袖如:罗伯特·刘易斯·达布尼(Robert Lewis Dabney)使用加尔文宗的思想为奴隶制,和南方脱离联邦的行动提供了看似合理的理论依据。因为南北的分歧,使得教会间互不信任、互相抨击,而导致了教会的分裂。长老会早在1837年早已分裂,这除了种族问题其它的事件使得分裂更为复杂化。而卫理公会及浸信会也在这一波风暴中分歧的相当严重。

(杨斌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