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泽乡起义
发布时间: 2011-06-08                                                                          访问次数: 146

        大泽乡起义沉重打击了秦朝政权,揭开了秦末农民大起义的序幕,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大规模的平民起义。秦二世元年秋,秦朝廷征发闾左贫民屯戍渔阳,陈胜、吴广等900余名戍卒被征发前往渔阳戍边,途中在蕲县大泽乡为大雨所阻,不能如期到达目的地,根据秦朝法律,过期要斩首。情急之下,陈胜吴广领导戍卒,杀死押解戍卒的将尉,发动兵变,口号是“大楚兴,陈胜王”。起义军推举陈胜为将军,吴广为都尉,连克大泽乡和蕲县,并在陈县建立张楚政权,各地纷纷响应。大泽乡起义因为陈胜得势后骄傲,加上秦将章邯率秦军镇压而失利。  

口号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背景故事
  秦始皇为了抵抗匈奴,派人建造长城,发兵三十万,征集了民俘几十万;为了开发南方,动员了军民三十万。他又用七十万囚犯,动工建造一座巨大豪华的阿房宫(阿房音é páng)。到了二世即位,从各地征调了几十万囚犯和民夫,大规模修造秦始皇的陵墓。这座坟开得很大很深,把大量的铜熔化了灌下去铸地基,上面盖了石室、墓道和墓穴。二世又叫工匠在大坟里挖成江河湖海的样子,灌上了水银。然后把秦始皇葬在那里。
  安葬完了,为了防备将来可能有人盗坟,还叫工匠在墓穴里装了杀人的设备,最后竟残酷地把所有造坟的工匠全都埋庄墓道里,不让一个人出来。
  大坟没完工,二世和赵高又继续建造阿房宫。那时候,全中国人口不过二千万,前前后后被征发去筑长城、守岭南、修阿房宫、造大坟和别的劳役合起来差不多有二三百万人,耗费了不知多少人力财力,逼得百姓怨声载道。
  公元前209年,阳城(今河南登封东南)的地方官派了两个军官,押着九百名民夫送到渔阳(今北京市密云西南)去防守。军官从这批壮丁当中挑了两个个儿大、办事能干的人当屯长,叫他们管理其他的人。这两个人一个叫陈胜,阳城人,字涉,是个给人当长工的;一个叫吴广,阳夏(jia 三声)(今河南太康县)人,是个贫苦农民。
  陈胜年轻时候,就是个有志气的人。他跟别的长工一块儿给地主种田,心里常常想,我年青力壮,为什么这样成年累月地给别人做牛做马呢,总有一天,我也要干点大事业出来。
  有一次,他跟伙伴们在田边休息,对伙伴们说:"咱们将来富贵了,可别忘了老朋友啊!"
  大伙儿听了好笑,说:"你给人家卖力气种地,打哪儿来的富贵?"
  陈胜叹口气,自言自语说:"唉,燕雀怎么会懂得鸿雁的志向呢!"
   陈胜和吴广本来不相识,后来当了民夫,碰在一块儿,同病相怜,很快就成了朋友。他们只怕误了日期,天天急着往北赶路。
到大泽乡(今安徽宿州市东南)的时候,正赶上连天大雨,水淹了道,没法通行。他们只好扎了营,停留下来,准备天一放晴再上路。
  秦朝的法令很严酷,被征发的民夫如果误了期,就要被杀头。大伙儿看看雨下个不停,急得真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陈胜偷偷跟吴广商量:"这儿离渔阳还有几千里,怎么也赶不上限期了,难道我们就白白地去送死吗?" 大泽乡涉故台
  吴广说:"那怎么行,咱们开小差逃吧。"陈胜说:"开小差被抓回来是死,起来造反也是死,一样是死,不如起来造反,就是死了也比送死强。老百姓吃苦也吃够了。听说二世是个小儿子,本来就挨不到他做皇帝,该登基的是扶苏,大家都同情他;还有,项燕是我们楚国的大将军,立过大功,楚国人都很怀念他,现在也不知道是死了还是活着。要是咱们借着扶苏和项燕的名义,号召天下,天下的人们一定会来响应我们。"
  吴广完全赞成陈胜的主张。为了让大伙儿相信他们,他们利用当时人大多迷信鬼神,想出了一些计策。他们拿了一块白绸条,用朱砂在上面写上"陈胜王"三个大字,把它塞在一条人家网起来的鱼肚子里。兵士们买了鱼回去,剖开了鱼,发现了这块绸子上面的字,十分惊奇。
  到了半夜,吴广又偷偷地跑到营房附近的一座破庙里,点起篝火,先装作狐狸叫,接着喊道:"大楚兴,陈胜王。"全营的兵士听了,更是又惊又害怕。
  第二天,大伙儿看到陈胜,都在背后点点戳戳地议论着这些奇怪的事,加上陈胜平日待人和气,就更加尊敬陈胜了。
  有一天,两个军官喝醉了酒。吴广故意跑去激怒营尉,跟他们说,反正误了期,还是让大家散伙回去吧。那营尉果然大怒,拿起军棍责打吴广,还拔出宝剑来威吓他。吴广夺过剑来顺手砍倒了一个营尉。陈胜也赶上去,把另一个营尉杀了。
  陈胜把兵士们召集起来说:"男子汉大丈夫不能白白去送死,死也要死得有个名堂。王侯将相,难道是命里注定的吗!"
  大伙儿一齐高喊说:"对呀,我们听您的!"
  陈胜叫弟兄们搭个台,做了一面大旗。旗上写了一个斗大的"楚"字。以两个营尉的头对天起誓,袒露右臂为标志,同心协力,推翻秦朝。他们公推陈胜、吴广为首领。九百条好汉一下子就把大泽乡占领了。临近的农民听到这个消息,都拿出粮食来慰劳他们,青年们纷纷拿着锄头铁耙到营里来投军。人多了,没有刀枪和旗子,他们就砍了许多木棒做刀枪,削了竹子做旗竿。就这样,陈胜、吴广建立了历史上第一支农民起义军。历史上把这件事称作"揭竿而起"(揭,音jiē,就是举起的意思)。
  起义军打下了陈县(今河南淮阳)。陈胜召集陈县父老商量。大家说:"将军替天下百姓报仇,征伐暴虐的秦国。这样大的功劳,应该称王。"
  陈胜就被拥戴称了王,国号叫做"张楚"。
  陈胜、吴广发动农民起义以后,各地的百姓纷纷杀了官吏,响应起义。没有多久,农民起义的风暴席卷了大半个中国。
  陈胜派兵遣将分头去接应各地起义,他们节节胜利,占领了大批地方。但是因为战线长,号令不统一,有的地方被六国旧贵族占了去。起义不到三个月,赵、齐、燕、魏等地方都有人打着恢复六国的旗号,自立为王。
  陈胜派出周文率领的起义军向西进攻,很快攻进关中(指函谷关以西地区),逼近秦朝都城咸阳。秦二世惊慌失措,赶快派大将章邯(音hán)把在骊山做苦役的囚犯、奴隶放了出来,编成一支军队,向起义军反扑。原来的六国贵族各自占据自己的地盘,谁也不去支援起义军。周文的起义军孤军作战,终于失败。吴广在荥阳被部下杀死。起义后的第六个月,陈胜在逃跑的路上被他的车夫庄贾设计杀害了。最后庄贾带着陈胜的首级去向秦军邀功请赏去了。
过程
  公元前209年(秦二世元年),秦政府征发闾左 的贫苦农民900人去渔阳(北京市密云县)戍边。陈胜和吴广被指定为这支队伍的屯长。陈胜,字涉,阳城(河南登封)人,曾为人佣耕,对地主阶级的剥削压迫怀有强烈仇恨,具有改变现实的鸿鹄之志 ,曾对同伴说: 苟富贵,勿相忘.①吴广,字叔,阳夏(河南太康)人,同为贫苦农民。
  这支戍卒队伍途经蕲县大泽乡(安徽宿县刘村集附近)时,遇到大雨,不能前进。按照秦朝法律,戍卒不按期报到,就要被斩首。在这生死攸关的时刻,陈胜与吴广商议,与其去渔阳送死,不如就地即刻起义。为了发动群众,增强起义的号召力,他们暗暗在帛书上写上陈胜王 三个字,藏在鱼腹中,待戍卒剖鱼腹时发现这一帛书感到惊异。又在深夜到附近丛祠中模仿狐狸的声音,高呼:大楚兴,陈胜王.用这种鱼腹丹书、篝火狐鸣 的方式,证明起义符合天意,说明陈胜已不再是雇农,而是他们的真命天子。
  起义的准备工作就绪之后,即利用押送他们的两个秦尉酒后行凶打人之机,杀掉他们。于是, 斩木为兵,揭竿为旗 ,发动戍卒起义,以大楚 为号,陈胜自立为将军,吴广为都尉,点燃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大起义的熊熊烈火。
  大泽乡起义成功之后,农民军迅速攻下蕲县。然后,分兵两路向东西两面发展:一路由葛婴率领向东;另一路主力队伍由陈胜率领向蕲县以西挺进,以势如破竹之势,接连攻克安徽和河南的铚(zhì音至)、酂(cuō音嵯)、谯、苦、柘诸县。义军所到之处,被压迫的农民纷纷前来投奔,很快壮大为拥有兵车六、七百乘,战马千余匹,战士几万人的队伍。之后,又集中兵力攻下秦的交通要道——陈。陈胜在此召集各方人士会议,商讨反秦大计,确定了 伐无道,诛暴秦 的口号,并正式建立了农民政权,国号张楚,陈胜称王。
  起义军在陈的胜利,鼓舞了分布在各地的革命力量,他们纷纷举起反秦的义旗,秦嘉、董緤、朱鸡石于淮北,项梁、项羽于吴县(江苏苏州市),刘邦于沛县(江苏沛县东),其余数千人为聚者,不可胜数 ①,很快汇合成一股巨大的洪流,形成了以陈为中心的全国性伟大农民战争。在农民起义的推动下,六国贵族和中小官吏也纷纷投奔起义队伍。如,魏国名士张耳、陈余,在陈加入义军;山东儒生、孔子八世孙孔鲋也怀抱孔子的礼器往归陈王.农民军迅速壮大之后,从起义中心陈县出发,兵分三路向秦王朝发起总攻。一路由假王(假是代理的意思)吴广率领进攻荥阳,沿黄河向西推进,以打开通往咸阳的大道;另一路由宋留率领,取道南阳扣武关,分散关中敌人的兵力,策应吴广的主力。还有一路由周文率领,进攻关中,直取咸阳。
  除此而外,还派武臣、张耳、陈余攻赵地,周市攻魏地,邓宗攻九江郡,召平取广陵。各路义军的进攻,使秦王朝陷入农民起义的汪洋大海之中。
  ① 《史记?陈涉世家》。
  在三路西进的农民军中,吴广一路由于秦荥阳守将坚不出战,被阻,不能西进;宋留一路正由南阳向武关进发之中;只有周文率领的农民军沿途受到广大农民的热烈拥护与支持,进展十分顺利。仅几十天时间,即横扫淮河、黄河流域。抵达函谷关时,已发展成为拥有车千乘、众数十万 的劲旅。
  起义军乘势越过函谷关,直插关中,一路打得秦军 险阻不守,关梁不阖,长戟不刺,强弩不射 ,闻风溃逃。直打到距咸阳仅百里的戏(陕西临潼境内)地方,给秦都咸阳造成严重威胁。
  对于农民起义的消息和农民军西进的壮举,秦二世开始不以为然,高枕无忧。当听说周文率几十万大军进逼咸阳时,他才大梦初醒,惊恐万状。连忙采纳章邯的建议,释放修骊山墓的刑徒和奴产子,并编为军队。由章邯率30万大军向农民军猛扑。在周文率军西进关中时,陈胜曾命令武臣派赵兵入关增援,但武臣等人忙于发展自己的势力,不以大局为重,拒不前去支援。
  吴广屯兵荥阳坚城之下,也不分兵前往援助。致使周文军陷于孤立无援境地。
  又由于周文对敌人突然增兵没有准备,因此,虽与秦军几次展开激烈战斗,终因势孤力单不能取胜,不得不退出函谷关转入河南。后在渑池与秦军决战,亦因寡不敌众,周文兵败自杀。西路军主力被击溃。
  周文军被击败之后,章邯紧接着率军向围困荥阳的农民军反扑,吴广腹背受敌。在此严峻时刻,起义军内部发生分裂,吴广部将田臧假借陈胜的命令,擅杀吴广,造成起义军内部思想混乱,在敌军夹攻之下起义军失利。章邯连破周文、吴广两支起义军之后,于公元前209年十二月,乘势向张楚政权中心——陈进攻。此时,王离的边防军也奉调配合章邯进攻陈县。
  在敌人的疯狂反扑面前,起义军剩下的力量分散在各地,陈县一带只有很少兵力。再加上魏、赵等地军队违抗陈胜的命令,拒不增援,陈胜虽率军奋力抵抗,但仍无取胜希望,只好放弃陈县,且战且退。当退至下城父(安徽亳县东南城父集)时,陈胜被其车夫庄贾杀害。这时,宋留领导的农民军正攻下南阳,开始向武关推进,得知陈胜被杀消息,军心动摇,丧失斗志。
  不久,宋留投降秦军,被秦二世下令押解到咸阳车裂。
  陈胜、吴广直接领导的农民起义军,在英勇奋斗6个月之后失败了。但他们点燃的反秦烈火并没有熄灭。陈胜的部将吕臣率领的苍头军继续斗争,曾一度收复了陈,处罚了叛徒庄贾,还与英布合军,在清波(河南新蔡西接县界)大败秦军。后来同项梁领导的起义军合在一起。
  陈胜、吴广领导的农民起义,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农民起义。它沉重打击了秦王朝的黑暗统治,奠定了推翻秦王朝的基础。这次起义提出的伐无道、诛暴秦 的革命思想, 削木为兵,揭竿而旗 的英雄气魄,鼓舞着中国漫长封建社会中千千万万农民,起来反抗封建统治的斗争,为他们指出了解放的道路。但是,它也有许多发人深省的历史教训。这主要表现在:第一,起义领袖在胜利面前,骄傲、贪图享受,脱离了群众。在起义迅速发展的形势下,陈胜犯了骄傲自满的错误,只注重进攻,忽略了防御。在坏人挑唆下,他曾杀掉了过去与自己佣耕 的穷伙伴。在用人上,只信任少数近臣,又因赏罚不当,妨碍了领导核心的团结。在生活上,称王之后,开始对 沉沉殿屋幄帐 大感兴趣。这些作法脱离了农民群众,也使诸将以其故不亲附 ,从而加速了失败。
  第二,对加入起义队伍的六国旧贵族缺乏应有的戒备和防犯措施。在起义大潮推动下,一些六国旧贵族被卷入革命洪流。但在反秦斗争的关键时刻,他们各怀异心,据地称王,违抗陈胜号令,导致起义军失掉战机,分散削弱了力量,给秦残酷镇压农民军提供了机会。如,在起义军攻下陈之后,陈胜令武臣、张耳、陈余率兵渡过黄河,进攻赵国故地。但在攻下邯郸以后,武臣即在张耳、陈余鼓动下,自立为赵王,后又立赵歇为王。当周文浴血奋战,跃过函谷关,攻下戏,直接威胁秦都咸阳,秦政权处于风雨飘摇之中,此时形势对农民军极为有利。在此关键时刻,陈胜命武臣西进支援周文,但他却置若罔闻,袖手旁观,以至给秦军以喘息机会,秦二世急调30万大军反扑,迫使农民军退出函谷关,败走河南,最后被章邯军击溃。
  第三,对叛徒杀害起义军领袖缺乏应有的警惕。陈胜、吴广领导这次农民起义,建立了政权,组织了队伍,提出了富有号召力的革命口号,充分显示了农民起义领袖的胆识和组织才能。但对革命队伍中的叛徒却缺乏应有的警惕,以至发生了陈胜被车夫杀害的严重事件。而起义一旦失去领袖的领导,就失去了号召力,造成军心动摇,使革命形势急转直下,最后走向失败。
  这三条经验教训,是在首次农民起义缺乏经验的情况下产生的,是不可避免的。但它对启迪后来革命的人们,是有深刻教育作用的。
                                                             (庞国庆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