瓜步之战
发布时间: 2011-06-08                                                                          访问次数: 100

        也叫做元嘉北伐,或元嘉之战,自西晋覆亡,南北分裂后,广大中原人民就沦入了无边的苦难之中。这是一个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也是一个一代代优秀人物前仆后继,致力于统一的英雄时代。

两次统一的最佳机遇
  在分裂最初的100多年中,有过两次统一的最佳机遇。一次是苻坚伐晋,一次是刘裕北伐。但因为种种原因,这两次统一的努力都功败垂成。南方的刘宋代晋后,北方的北魏也强大崛起,南北达成了暂时的均衡局势。
  公元423年11月,未满16岁的北魏太武帝拓跋焘(408-452)即位,并且亲自抗击柔然的入侵。
  425年,18岁的南朝宋文帝刘义隆(407-453)继位。时北魏南有刘宋为敌,北有北燕、柔然等,西有大夏、西秦、北凉等窥伺,战略形势并不好。
  429年,拓跋焘出击大漠,柔然受到了史无前例的重创。而此时刘宋占有长江以北的许昌,以及山东济南、东阳等地,直接威胁北魏的战略腹心。因此,北魏将统一战略的首位定在了南取中原。(参见百科:北魏破柔然之战)
  北魏与大夏、柔然发生了连年的激烈战争。宋文帝刘义隆认为有机可乘,便遣使要求拓跋焘归还占去的河南、山东各地。拓跋焘一笑置之,并不理睬,对南朝使者一顿责骂。宋文帝大怒,即命到彦之为将,于公元430年率军北伐。到彦之率军5万由水路进军山东。其时魏军主力正在北方作战,河南各地兵少,见宋军到来,便纷纷撤兵而去。宋军收复了很多失地,一直推进到黄河南岸,前锋窥伺潼关。到彦之认为魏军无力两面作战,宋军正可巩固战果,便把全军摆成一字长蛇阵,守卫在黄河南岸2000余里的长的防线上。然而到了隆冬黄河冰封之后,魏军突然大举渡河南下。宋军因防线过长,各处都很薄弱,一下就被击溃,连失洛阳、虎牢数城。到彦之初时轻敌,现在又畏敌如虎,率军往水路南逃,狼狈不堪。
  为挽救败局,宋文帝急命檀道济北援。檀道济一路硬闯,与魏军打了30几仗,胜多败少,攻到济南但是己军也损失惨重,粮草军资被北魏军袭击,一时略尽。又听说此时滑台已失陷,宋军已无力再北进,檀道济便引军南归。北魏军抓住这一战机,切断了檀道济军的运输线,又发起追击。危急时刻,檀道济唱筹量沙,在夜间将仅剩的粮米铺在沙子上,装出军粮很多的样子。魏军得知后,一时犹疑,不敢急追。檀道济又故作镇静,命全军放慢速度,大摇大摆南撤,使魏军将领安颉更加相信宋军有诈,终于放弃了追击,檀道济方得全军而归。
统一北方
  这次北伐以刘宋的完全失败告终,而其时北魏尚是两面作战,犹得取胜,可见南北方的力量差距。其后南北方保持了近20年的平静。北魏四处攻伐,公元439 年,拓跋焘灭亡北凉,统一北方。刘宋也休养生息,力量增强了不少。公元450年二月,魏军以10万之众再次南伐。刘宋守将纷纷弃城而走,除悬瓠城外丢失了很多地方。南军对北军的畏惧可见一斑。
  在这样南不敌北的情况下,宋文帝刘义隆却战心大起,竟想要北取中原。他不听朝中有识之臣的劝谏,专听谄媚之人的吹捧,下了北伐的决心。
北伐
  公元450年七月,宋军大举北伐。非常可惜的是,南朝最有名的将领檀道济此时已被冤杀,南军缺乏统军大将。宋文帝以萧斌率沈庆之、申坦军为东路军,从江苏走水路入山东;以随王刘诞率柳元景军为西路军,从襄阳北上入河南。另有梁坦、刘康祖等几路北伐之军,但都是偏师。
东路
  东路军走黄河直入山东,连得乐安等数城。萧斌命王玄谟进攻滑台。滑台城小兵少,本不难攻。可王玄谟想进城掳掠财物,不让破坏城池,也不让用火箭攻城。同时王对来投军的中原义军非常不信任,不但任意拆散分配,还向其家人派饷,弄得人心大失。结果滑台攻了几个月也没攻下来。到了十月,拓跋焘亲自率军来救滑台。两军相接之际,王玄谟被魏军的威势吓得魂飞魄散,不战先逃。结果宋军大败,损兵一万余人,兵器粮草尽数丢失。魏军又用铁锁封锁黄河,宋军水军拚死突围,方才脱逃。魏军继续进兵山东,宋军锐气已失,虽分兵把口,但苦战不胜,不得不纷纷弃城。东路军北伐至此失败。
西路
  西路军进兵河南,沿路中原人纷纷响应,攻城略地,进展很快。柳元景继续进兵关中,连克陕城、潼关等地。而中路的梁坦、刘康祖等军也攻下长社,进逼虎牢,一时形势很好。但此时东路军已败,北魏军长驱进兵江淮。宋文帝震恐,急命西路军班师回救,结果西路军只好放弃所得各地回军,这场大规模的北伐至此以失败而告终。
  北伐既败,魏军的南侵攻势却愈发锐利起来。
中路
  魏将拓跋仁率8万骑兵攻寿阳,与刘康祖的8千步军进行了激烈的血战。刘康祖结车而营,固守待援。起初,防守稳固,但后来天空刮起了北风,拓跋仁施展火攻。刘康祖阵营大乱,最后刘康祖英勇战死,全军尽没。魏军猛攻寿阳,继而连续洗劫周边各地。
和亲失败
  拓跋焘本人率军抵达彭城,为了出其不意,他绕过彭城,直指长江。这时宋将臧质领兵1万与之遭遇,结果被魏军杀得大败,臧质只带几百人逃入盱眙城。拓跋焘不攻盱眙,而是绕城南下,直逼宋都建康。宋文帝登城观魏军兵势,不由叹道:“若檀道济在,怎么会使胡马到此!”拓跋焘军中没有常备水军,并且北方人难以适应这里的气候,所以他无意攻取建康,于是主动放低姿态,希望能够以和亲方式换取和平,但是刘义隆不想和亲,太子等人尽力反对,但是遭到刘义隆几位贴身亲信的阻碍,最终未能和亲。接到刘义隆的拒绝之后,拓跋焘闻讯大怒,立刻不命军队四处烧杀劫掠以破坏南朝的经济基础,半个月后退军北归。
  路过盱眙时,拓跋焘命人向臧质要美酒,臧质封了一瓶人尿给他。拓跋焘大怒,挥军来攻。宋军顽强守御,此战异常惨烈,双方士兵的尸体遍布城壕内外。拓跋焘连续变换攻城方式,终因城固而无法得手。一个月后,魏军伤亡严重,且疫病流行,只得退军。魏军一路北撤,困守孤城的各处宋军都不敢追击,眼睁睁看着魏军北归。
北强南弱
  这场战争结束了。南朝军民被魏军屠杀掳掠,损失不计其数。而魏军虽然也大伤元气大伤但是损失却比刘宋要小很多。至此,北强南弱的态势更加明显。
  从能力上来说,刘义隆缺乏对战争判断的能力,拓跋焘在打仗这方面要远远强过刘义隆。皇帝乃九五之尊,未必要懂打仗,只要能让会打仗的人为他卖命效果也是一样的。不过刘义隆是个很自负而且很自大的人,他坚信自己所做的都是对的。
元嘉北伐
         因宋文帝的年号为元嘉,故这场大规模北伐被称为元嘉北伐,或者元嘉之战,又因为此战中,拓跋焘兵临长江北岸的瓜步山,所以也叫瓜步之战。后世大词人辛弃疾曾作《永遇乐。京口北固亭怀古》一词,内有“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之句,说得正是这段千古教训。
 
                                                         (庞国庆 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