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拼刺刀——喋血西沙
发布时间: 2011-06-08                                                                          访问次数: 387

战场地理

        西沙群岛位于海南岛的东南330公里左右的南海海面上,整个群岛除了相对孤立的中建岛、东岛、高尖石、盘石屿、玉琢礁、浪花礁和北礁以外,还有两个珊瑚岛群。东面是宣德群岛,西沙的主岛:面积大约2.1平方公里的永兴岛就在那里;西面是永乐群岛,该群岛又由珊瑚、甘泉、金银、琛航、晋卿以及广金等岛礁组成。西沙群岛周边渔业资源极其丰富,又因岛上有淡水可以屯兵,是控制南海的战略要点。
战前态势

        1954年的奠边府战役以后,法国的势力被逐出,被其占据的珊瑚岛又落入南越政府之手。到1973年为止,南越军队侵占了的中国南沙、西沙群岛的岛屿达6个之多。1973年1月,美国根据巴黎协定从越南撤军。撤退以前将包括10余艘舰艇等装备移交给了越南共和国(南越)政府,这让南越海军实力陡然暴涨,由于当年越南本土陆上局势相对稳定,南越有精力发动对华侵略。
        当时中国国内还处于文革中,政局混乱,国内正在“批当代大儒”,1969年珍宝岛战后紧张的中苏边境全线对峙,牵制了中国主要兵力。南海舰队主要护卫舰严重失修无一可用,只有扫雷舰、猎潜艇等轻型舰艇可以出动,造成南越海军实力超过中国,敢于冒险入侵。
1974年元旦过后,海军从渔民口中连连获悉:南越西贡当局的军舰又在我西沙永乐海域频繁活动。此前,他们已派兵占领我南沙的多个岛屿和我西沙珊瑚岛,近一个时期,他们又将登岛部队北调岘港,有进一步侵占我整个西沙群岛的企图。西沙情报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总参、海军和广州军区指示“坚决斗争。”中央军委强调:“在斗争中,坚持说理斗争原则”,“不先打第一炮。”1974年1月15日,南越驱逐舰HQ16“李常杰”号侵入西沙的永乐群岛海域,恐吓性炮击甘泉岛附近从事捕鱼生产的中国402、407号渔轮,无理要求渔轮离开甘泉岛海域,并炮击甘泉岛上中国国旗。16日,HQ4“陈庆瑜”号也赶来会合。17日上午,南越军队在西沙永乐群岛的金银岛登陆,下午又派兵侵占了甘泉岛。
        1月14日,海军南海舰队指示榆林基地在春节前“巡逻西沙”,为渔民护航。此时榆林基地也是南海舰队最有战斗力的护卫舰大队4条舰:日降炮舰“南宁”号百病缠身,正在广州厂修;另3条新式65型火炮护卫舰故障严重,已确定日期准备返厂修理。榆林基地能出航的只剩下6艘故障迭出的6604型猎潜艇。于是基地选出舰况较好的2艘,再把各艇状态最好的设备攒在上面,拼出了271和 274。这样,15日南越炮击挑衅以后,在家当班的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任海上编队指挥员,率领两艘刚刚拼凑出厂的猎潜艇271、274号组成编队,于1月17日驶入西沙永乐群岛海域执行巡逻任务,保护中国渔轮安全生产。当日,南海舰队航空兵派出两架战斗机飞抵永乐岛上空进行侦察巡逻;海南军区派出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准备反登陆作战。18日,扫雷舰389、396号也驰援永乐海域,加入巡逻编队;广州基地派出的猎潜艇281、282号部署于宣德群岛之永兴岛,准备随时支援巡逻编队作战。
        1月18日清晨,南越军舰再次对我渔轮进行挑衅,连续几天游弋于甘泉岛附近海域的南越海军“陈庆瑜”号和“陈平重”号,再次驶近我渔轮,利用喇叭强令我渔轮离开,敌“陈庆瑜”号更一头撞向我407渔轮,将驾驶台撞毁。407渔轮上渔民破口大骂,把高射机枪摆上甲板,此时敌我相连,敌舰无法发挥火力,我渔民态度坚决,敌舰于是称“操纵失灵,误撞”,退回。16时10分,南越海军又派“陈平重”号驱逐舰和“怒涛”号护卫舰至永乐岛海域,和HQ4“陈庆瑜”号驱逐舰一同成楔形队形从珊瑚岛附近驶出,向我271编队锚地位置逼近。我编队立即起锚,炮口到位,全速迎击。敌舰见中国编队有所准备,后撤到珊瑚岛后面。此时海面上情况紧张,参与对峙的南越海军有3艘1770吨级驱逐舰、1艘650吨级护航舰,总吨位5960吨,舰上装有127毫米口径火炮。而中国舰艇编队,大的扫雷舰389、396号各仅570吨,猎潜艇271、274号各仅320吨,总吨位仅1780吨,仅271、274艇、389舰有85毫米炮。军力上南越明显占优势。
        18日入夜,西沙海域的情况看似平静了许多,电报比白天明显减少。晚9时许,南海舰队情报处下属勤务团破获一份“关于南越总统阮文绍对其西沙军舰下达命令的电报”,大意是:“总统阮文绍复电海上旗舰陈平重”,“命令你们收复越南领土琛航岛”!方针:“采取温和路线”,“如中共开火,要立即还击消灭他们”。“10号、16号负责跟踪中共苏式护卫舰(电文如此),4号、5号支援BH分队登陆,消灭渔船和小船”;“行动时间定在19日6时25分!”情报截获以后,漏通知榆林基地岸指和编队海上指挥部。
        情报很快上报到中央军委。经毛泽东同意,周恩来于当日20时召开紧急作战会议决定:既要寸土必争,又不使战争扩大化。政治上争取主动,后发制人。中央还决定,由主持军委工作的叶剑英副主席、邓小平总参谋长、王洪文、张春桥、陈锡联、海军苏振华政委6人组成领导小组到总参作战部指挥作战(备注:邓小平于1月5日复出担任总参谋长)。
        19日早晨,中方6人领导小组进入总参作战部指挥室。至此,中越双方都完成了战前准备。战斗即将爆发。
战斗经过
        19日凌晨5时许,南越海军趁黎明前黑暗,HQ10“怒涛”号护航舰、HQ16“李常杰”号驱逐舰由广金岛西北向中国编队接近;HQ4“陈庆瑜”号、HQ5“陈平重”号驱逐舰由金银岛以南向琛航、广金两岛接近。中国海军扫雷舰389、396号将南越海军10、16号舰拦阻于广金岛西北海面,猎潜艇271、274号进至琛航岛东南海域,与南越HQ4“陈庆瑜”号、HQ5“陈平重”号对峙,形成分割南越舰艇的态势。尽管我方多次发出警告,敌“李常杰”号仍大摇大摆地向我编队冲来,并用舰首猛撞我396号扫雷舰,撞坏指挥台、左舷栏杆及扫雷器。之后,南越编队驶向琛航、广金两岛,“陈庆瑜”号、“陈平重”号两舰在离琛航岛500米处停泊。7时40分和49分,南越4、5号舰先后以40余人,依靠皮划艇强登琛航、广金两岛,并向中国守岛民兵开第一枪。越军怯战,被民兵击毙1人、击伤3人后,即快速退走。反登陆战爆发以后,中国和南越军舰仍继续对峙。
        10时21分,越HQ4“陈庆瑜”号、HQ5“陈平重”号驱逐舰对我271编队展开进攻队形,同时HQ10“怒涛”号护航舰、HQ16“李常杰”号驱逐舰编队也对我396编队展开进攻队形,海指立即发出战斗警报,通令各舰占领阵位,准备战斗。10时23分,岛内海面掠过一阵炸雷般的炮击声,396编队四周立时腾起高大的水柱,越舰开火了!我军各舰立即开炮还击,并全速接敌,以尽快压缩距离,发扬我方火力优势,396编队集中火力攻击敌编队后舰10号,271编队则主要攻击敌4号舰。我各舰指挥员均放弃视野狭小的装甲指挥室,登上驾驶台指挥作战,南越指挥员则是在装甲指挥室中指挥。
       开战时,271编队距敌2000余米,刚开始冲锋,274艇驾驶台就被敌40炮击中,政委冯松柏、副长周锡通中弹牺牲,多人负伤。所幸副大队长罗梅盛及艇长李祥福没有受伤。10时24分,274艇烟幕筒又被击中,但紧随271艇,冒着敌强大火力,拖着烟幕猛插敌阵,从2000米一直打到几十米。战斗中,中国海军参战舰艇尽可能采取近战手段,进入敌大口径火炮的射击死角区域内作战。
        我方的打击重点为敌舰通信天线、雷达、指挥所,并以小口径炮扫射其舱面。接敌过程中,274艇共被127毫米炮命中5发、76及40毫米炮十数发,除主副炮、主辅机、磁罗经外,该艇其他系统全被打坏。操艇设备全部失灵,一时间,舰艇失去控制陷入5号编队交叉火网,副大队长罗梅盛及时处置,与李祥福口头接力传令,以车代舵,开始全速退车,274艇立即后退。其前主炮把握战机连续射击,击坏4号“陈庆瑜”舰前76炮。
        抵近后,271编队速射火力得到充分发挥,敌5号舰司令官中弹重伤,5号舰无心再战,向外海退走。271艇85毫米主炮失修,多次故障,开战22分钟后,该炮仅射击50发就丧失战斗力。
        战场另一端,389舰中弹起火,后甲板37炮炮位甲板被洞穿,拖着烈焰的389号努力跟上编队,85主炮猛烈射击敌16号舰。16号被击伤,退回珊瑚岛。396舰遂调转炮口攻击敌10号“怒涛”舰。396前甲板为双37炮和1门25炮,虽然射击凶猛,挥弹如雨,但威力偏弱,无法重伤敌舰。389舰带着大火靠近,以85炮猛烈射击,击穿敌10号指挥室,毙敌舰长及以下观通指挥人员数人,致使敌10号舰失去控制。于10时35分撞上389舰体后部,此时的我389号舰也已操纵不灵。2舰脱开后不久,389又与10号两舷擦撞,舰体后部被撞伤。
        战场北方,敌人的进攻已基本瓦解,396接海指命令,全速南下,与271编队集中打击4号“陈庆瑜”舰,5分钟急火近射后,4号舰吃不消了,一面向5号“陈平重”求救,一面向外海退走。5号返回战场并向我开炮,我3舰立即放下4号,围攻5号。
        这时,我389舰舰首上翘,尾部下沉。后甲板过浪,浓烟滚滚,自航去琛航岛抢滩搁浅。11时整,5号舰再次被击退,与4号一起驶出我方射程。向东行去。4分钟后,越舰16号“李常杰”舰再返战场,打算营救10号“怒涛”舰,我271、274、396三舰再次合力迎击,刚一接火,16号掉头就跑,自珊瑚岛航道向西退走。此时岛内海面上敌编队只剩下10号舰在原地挣扎,我方编队也实力不济。274艇重伤尚能坚持战斗,389舰重伤于11时50分在渔民协助下抢滩搁浅成功,271艇、396舰均轻伤。弹药消耗方面,274艇主炮弹药全部打光,271艇主炮故障,396舰弹药消耗大半。
        11时32分,迟到的281编队驶入晋卿航道,援军到达。281编队是2艘新037型国产猎潜艇,艇上的双57炮射速高、杀伤力大。271艇立即发出10号舰方位,要求281编队抵近射击,速战速决。281编队调好航向,加速朝10号舰冲来。12时12分,281两艇抵达10号右舷后方,距敌550米,顺航向开始第一次冲击,航速20节,4门57炮急速射1分28秒,敌舰散乱的还击彻底被压住,舰体及上层建筑不断中弹,燃起大火,但很快熄灭。281见状由敌首前折返,距敌300米,速度减至15节,逆航向发起第二次冲击,再集火射击1分钟,敌10号机舱中弹起火,完全丧失动力,此时281编队57炮弹已消耗几百发,开始装填火箭深弹,准备发射深弹拼命。同时掉转航向,在敌右舷后方,距敌200米,慢速顺航向发起第三次冲击,第一群炮弹打出,10号水线下弹药库被命中起火爆炸,开始右倾缓慢下沉,当日下午14时52分,10号完全沉入水下,沉没位置:东经111°35′48″,北纬16°25′06″。这场耗时149分钟的海战成为了近代以来中国海军史上首次击沉外国军舰的战例。
战果
        我国军民在西沙群岛保卫战中,共击沉南越海军护航舰1艘,击伤驱逐舰3艘,毙伤敌100余人,俘虏并遣返南越官兵48人和1名美国联络官。我国军民也付出一定的代价,海战我军共牺牲官兵18名,其中多数是389舰员。67名参战人员受伤,389舰被重伤搁浅。
海战结束后,20日早上,我军乘胜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登陆以后越军立刻崩溃,金银岛越军甚至不战而逃,战斗迅即结束。西沙海战首开中国海军击沉外国军舰记录,也以中国海军取得最终胜利而告终,从此中国开始牢牢控制西沙群岛。西沙海战时值文革乱世,战前1970年,海军榆林基地西沙情报站、观通点在动乱中被停掉,情报工作准备不足。战前北海舰队、东海舰队均困守防区,没有支援南海舰队。榆林基地仅能派出两艘猎潜艇参加巡逻,参战中最大的两条扫雷舰最也是刚厂修出来,航速只有8节,速度过慢不利于海上机动和规避敌方炮火。281编队两艘037型猎潜艇是新艇,但是驻永兴岛待命以后,艇上电台关闭,依靠码头电台转接。结果19日凌晨舰队要求增援时,通讯兵忙中出错直接呼叫281编队,当然不会有回应。直到6个小时后281编队测试电台才收到命令,参战过晚。西沙之战虽然胜利,其中漏洞在现今的军事建设中仍需得到相应注意。
                                                        (陈超 编)